奥运冠军许安琪:比赛是没有硝烟的心理暗战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

  ? 新华网南京4月30日电(记者刘巍巍)剑,乃百兵之首,也称百兵之君。舞剑者,举手投足间往往流淌着侠义、热血与建功立业的豪情。

  初识女剑客许安琪,赛场内外的她,倥偬而穿越。

  穿上白色击剑服、戴好护面和皮手套,踏入赛场,行礼致敬,剑未开刃,许安琪已目光如炬,寒气生风。

  身高183厘米的她,是一位开朗、时尚的90后姑娘。一头黄褐色挑染的过肩长发,佩戴着精致的项链和四五条混搭手链,无名指上还纹着爱人的名字……丝毫没有奥运冠军盛名下的沉重和压迫。

  许安琪1992年出生于江苏南京,最早练篮球出身,12岁时被体校击剑队教练选中,转练击剑。

  

  击剑运动起源于中世纪的欧洲,自古以来弥漫着骑士风情和浪漫色彩。然而,作为一名女子重剑运动员,许安琪经历太多辛酸。

  重剑是完全的刺击武器,长110厘米,最重的近750克,训练紧张时,往往一周六天从早到晚,难有休息。久而久之,许安琪手臂关节处留下不少伤病,手上的老茧也清晰可见。

  伦敦奥运会女重团体金牌、里约奥运会女重团体银牌、个人赛曾打到过世界积分排名第一,许安琪的过往战绩显赫。在国际女子击剑界,她以进攻见长的剑法,令不少对手闻名丧胆。

  但在2016年后,许安琪逐渐淡出赛场,与交往多年的击剑运动员男友王森步入婚姻殿堂。

  两年平静的生活转瞬即逝,2018年10月的一场谈话,让许安琪又一次踏上人生的十字路口。

  中国击剑协会主席王海滨亲临南京,邀请许安琪披袍再战。“我把自己的顾虑与他交流了,最后决定还是要尝试一下,也再给自己一次机会。”其实,早在2009年就开始带许安琪训练的教练许学宁事先也多次与她沟通,希望她早些恢复训练。

  顾虑无外乎身体、伤病、状态等等,对于击剑运动的不舍,让许安琪下决心复出。

  

  “高龄”复出,意味着迎难而上。

  回归后的第二天,许安琪返回江苏队,开始进行恢复训练。“累哦!”许安琪感慨地说,刚回到队里的时候,体重比以前长了8公斤,面临的第一道难关就是减肥。“渐入中年,还和18岁时一样练,难度可想而知……”许安琪说,叫苦也好,喊累也罢,吐槽过后还是要坚持。

  一次实战训练中,许安琪被另外剑道上摔倒的小队员撞伤,“当时感觉腿被别了一下,膝盖嘎嘎作响,因为膝盖一直松,也没当回事。”受伤后的许安琪坚持上了三场实战赛,回去发现腿肿了才去处理,“右膝盖外侧半月板后角撕裂,左脚膝盖软骨裂了一点,但还没断。”医生为许安琪进行了三周治疗,伸直膝盖抽去积水。

  “抽积水简直是噩梦,最多时要一次抽掉4管。”许安琪说,看着冰冷器械里越来越多的浑浊液体,忍着肌肉又酸又涨的无力感,那种孤独和无助无法用言语描述。

  生理的折磨要忍痛挺住,心理的磨砺催人成熟。

  2017年夺得全运会金牌后,许安琪用“全是眼泪”形容个中煎熬。

  重大打击来自里约奥运会。里约奥运会是许安琪首次在奥运个人赛亮相,当时排名女子重剑世界第一的她赛前被寄予厚望。不过因为在奥运前的备战期,许安琪大腿根部拉伤,一直未能痊愈。结果在第一轮就不敌世界排名仅31位的法国选手玛丽·弗洛朗丝。虽然此后许安琪与队友联手夺得女重团体银牌,但“一轮游”的打击仍然堪称“致命”。里约奥运后到全运会开赛的一年间,许安琪自言“打了一年糟糕的比赛”,一直没能找回曾经的状态。

  手起剑落间,是一场没有硝烟的心理暗战。

  许安琪说,最艰难时,她甚至采用“阿Q式”方法麻木自己,心中默念“只要集中精力一剑一剑打,不管结果,不问东西。”

  “眼下中国击剑队进入新老交替期,选手们都很年轻,团体积分也有所下滑,希望我的复出能带动这些小将,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。”许安琪说,剑虽无情,剑客有情,期待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中国女子重剑重回巅峰。(完)

猜你喜欢